Follow us 登录 注册
0 (855) 233-5385 周一~周五, 8:00 - 20:00
cn@yunshipei.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!
天使大厦, 海淀区海淀大街27

风华高科扩产高端MLCC背后:全球“电子工业大米”领域 中国大陆企业份额不足5%-希特勒自杀

风华高科扩产高端MLCC背后:全球“电子工业大米”领域 中国大陆企业份额不足5%

风华高科扩产高端MLCC背后:全球“电子工业大米”领域 中国大陆企业份额不足5%

1994年,风华高科整体营收刚8000万元,正在其筹备申请上市之时,竞争对手就陆续到达“战场”。当年7月,国际行业巨头日本村田率先进入中国大陆市场,它第一站就选定了北京,在北京布局完MLCC产能后,12月又在江苏无锡成立了生产销售公司,次年再在上海成立销售公司。瞄准中国的不止村田,1994年至2000年前后,日本京瓷、太阳诱电等一批大型日系MLCC企业全面抢滩中国市场。

财通证券今年2月发布的《MLCC行业专题报告》显示,MLCC全球竞争格局是:龙头日本村田占据25%以上市场份额,韩国三星电机以21%市占率排名第二;这两家厂商是MLCC第一阵营厂商,两者“吞掉”全球近半市场。第二梯队则是以台系厂商为主,国巨集团以18%市占率排名全球第三。中国大陆厂商合计市场份额还不到全球5%。  为何中国大陆厂商一直赶不上?

除了风华高科,当时中国大陆没有其他可以叫得响名字的民用MLCC厂商。2000年前后,MLCC迎来繁华时代,市场供不应求。那波行情推动两家大陆厂商入局。其中一家是三环集团,另一家是康佳集团原“掌门人”陈伟荣创立的深圳宇阳科技有限公司。

K图 000636_0  日前,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宣布封城一个月。马尼拉是全球MLCC(片式多层陶瓷电容)重要生产地之一,日本村田、韩国三星电机、太阳诱电(TAIYO YUDEN)等日韩巨头在当地都有大量产能布局,封城可直接搅动MLCC市场供应。素以商业嗅觉闻名的中国深圳华强北的老板们自然不愿错过良机。

中国电子元件行业协会信息中心发布的《2019年版中国MLCC市场竞争研究报告》显示,2018年全球MLCC销量约为40520亿颗,其中中国的MLCC产量是29160亿颗,销量为28890亿颗。当然,这些数据很多也是外资企业贡献的。

上述研究员称,她总体还是很看好MLCC大陆厂商,风华高科、三环集团、东莞微容也在加速扩产。从产能规模来看,或许2~3年大陆厂商的产能就能超过台湾。

不过,记者也注意到,不可忽略的是,大陆MLCC生产企业无论是进入高端市场、掌握关键性高端技术,还是面临市场价格波动,都毫无话语权。目前生产的产品仍然以中低端为主。2016年开始,以村田为代表的日韩巨头逐渐停产中低端产品,转向高端产品市场。2018年3月村田宣布停产0402、0603、0805、1206 等尺寸的低毛利产品。据了解,0402~1206尺寸的104、105容值是最常规的料号,主要应用于小电器、家电、工控等刚需领域,日系退出的这部分产能,正是中国大陆厂商生产的主力型号。

一颗工业类MLCC,平均单价不到0.2元,但其制造却能难倒大量中国企业。近日,中国大陆最大MLCC厂商风华高科(000636,SZ)宣布拟投资75.05亿元建设高端MLCC生产基地。而在此前的3月初,三环集团(300408,SZ)宣布拟定增募资21.75亿元用于建设“5G通信高品质MLCC扩产技术改造项目”。

1996年,风华高科实现上市,根据招股书,当时风华高科的MLCC年产量只有30亿只,销售收入是1.91亿元。风华高科当年MLCC总产能是年产40亿只,这个产能水平占到彼时国内生产总规模的75%。

2000年,飞利浦在产业顶峰期放弃并出让被动元件事业部给国巨集团,中国台湾地区以国巨为代表的一批企业全面崛起,打破了MLCC日韩垄断的局面。此后一直到现在,日本、韩国以及中国台湾地区的MLCC企业一直占据着整个产业绝大部分市场份额。

MLCC是全球用量最大的被动元件之一,几乎所有消费电子都要用这个元器件,人称“电子工业大米”。举个例子,一台iPhoneX大约需要用到1100颗MLCC.2018年,被动元器件“一天一个价”。商家动用卡车成吨囤货是当时华强北商业街的一道“风景”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风华高科官网显示,早在1985年,公司前身“广东肇庆风华电子厂”就引进了一条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独石电容(也即MLCC)生产线和技术。到1991年,风高科技的MLCC年产能达1亿颗。

一位券商研究员3月28日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生产材料和生产工艺是日韩巨头的核心壁垒。她告诉记者,生产工艺可以通过外购进口设备改进,现在大陆厂商与日系巨头的差距主要还是在原材料上。“MLCC主要原材料是钛酸钡,但除了钛酸钡,其他原料可以有几千种,很多个原料混合版本,还要混合有机溶剂。日系巨头对于用什么材料,怎么混合,有很深的技术诀窍。大陆厂商在顶尖材料上还得靠进口。”

产能的角度或更能说明差距。前述财通证券《MLCC行业专题报告》显示,风华高科目前的MLCC产能估计每月是150亿只左右;三环集团月产能约40亿只;村田的月产能约是1500亿只;国巨集团是500亿只。

对比之下,大陆MLCC产业整体起步较晚,整个产业和核心企业也几经沉浮。

MLCC大陆厂商和一、二梯队的差距有多大?一组直观的数据是,日本村田2018财年销售额达13718.4亿日元(折合约903.5亿元人民币,以2020年3月30日汇率计算,下同),其中电容器销售额为5742亿日元(折合约378.2亿元)。国巨集团2018年营业收入折合约181亿元人民币;而风华高科2018年收入是45.8亿元,其中片式电容器的销售收入是17.05亿元;三环集团2018年营收37.5亿元。

据中国电子元件协会统计,截至2012年,中国大陆做MLCC的企业只有30家,具备规模量产能力的更是凤毛麟角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了解到,MLCC是一个重资金、重技术但轻毛利的行业。根据鸿远电子(603267,SH)的招股书,2018年公司代理的工业类MLCC平均单价是0.15元,消费类是0.04元。高门槛但低毛利,大陆厂商望而却步,入局者寥寥。

当做惯中低端MLCC的大陆厂商突然想“翻身”,能把“高端”之歌唱响吗?  中国大陆厂商市占率不到5%

Comments (2)

Leave Comment

Contact Us

Feel free to call us on
0 (855) 233-5385
Monday - Friday, 8am - 7pm

Our Email

Drop us a line anytime at
info@financed.com,
and we’ll get back soon.

Our Address

Come visit us at
Stock Building, New York,
NY 93459

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主人公是谁|阴阳眼|武则天历史|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言|武则天历史|阴阳眼|越战女兵|杨贵妃哪里人|车祸现场